教育中的“放手”,不是由家长决定,而是由孩子来决定。

栏目:雾霾 来源:北京公众新闻网 时间:2019-08-16

尹老师的回信,(由于篇幅原因,来信请看上一篇)

你好:

你的来信没有直接向我提出问题,只是分享了你对于“放手”的看法及做法。透过流畅清晰的文字,能看到你对于教育问题总是在认真思考着,也有自己的独立见解。在很多的咨询邮件中能看到这样一封高水准的来信,真的很愉快,眼前一亮。

你的观点逻辑严谨,有理有据,我相信会引起很多家长的共鸣。如果我没有理解错,你所表达的是这样:如果孩子的早期教育做得好,或天性良好,他是懂事的、自觉的,那么可以放手,给他自由;如果由于前期家长工作没做好,或天性顽劣,他是不够自觉、不够懂事的,就不能放手,家长要先帮助他建立规则,逐步给予自由。

生活中,当我们手拿自己房门的钥匙,面前站着一个完全信赖的人时,我们会放心地把钥匙交给他,让他自己进屋去;只有对眼前的人半信半疑时,才会犹豫,才会通过一次次试探来决定要不要把钥匙给他。那么,面对孩子呢?要不要信任他?

你有没有发现你的立论中有一种“被动”心理,即要不要放手,取决于孩子的表现,家长只是在心里暗暗制定了一套标准,孩子符合了这些标准,就放手;一旦观察到孩子达不到标准,就“收手”。这样说来,一个诡异的现象出现了——教育中的“给孩子自由”“放手”,看来竟不是由家长决定,而是由孩子来决定——那么,教育到底是谁对谁施行影响力呢?

这个思辨你可以想想,可以暂时不理解,我此信也不打算太多地陈述这方面的道理。毕竟每个人都要走过一段属于自己的思考之路,每段路都是对的,都是有意义的。就像我信任每个孩子的本质都是向上向善的,我也相信每个人总能到达他应该到达的认识高度。凡把思考真诚地加入生活的人,他必定会成熟起来。

教育中的“放手”,不是由家长决定,而是由孩子来决定。

我在年轻时也像你一样喜欢思考,现在的一些观念和当年已经大不一样。总的一个感觉就是,生命一直是流动的,一直是变化的,思想也一样。思想的成熟就像吃馒头一样,当我吃到第四个感觉很撑的时候,绝不能说前面三个没什么用。任何一个阶段上的思考和探索都是有价值的。最高的价值不在于哪一种想法是完全正确的,而是我们作为某个社会或家庭的角色,一直在用心地寻找着更美好的方案,更适宜自己的道路。

教育中的“放手”,不是由家长决定,而是由孩子来决定。

从小到大,我女儿圆圆其实并不能很好地安排她的时间。我记得她的整个小学阶段,都是记不住写假期作业的。几乎每次都是到开学只剩两三天了,她才想起来还有假期作业这回事,总是急得要哭,我就赶快安慰她,然后和她一起梳理一下要做些什么,让她确定哪些她做,哪些我帮忙做,我们母女齐动手,赶在开学前最后的时间里把作业做完。

她刚入大学时,惦记着因为上中学而搁浅的爵士鼓,说要找个老师重新学,但直到大学毕业也没去做这件事,更多的时间花在了打游戏、看动漫、购物等事情上。我当然遗憾她的爵士鼓才艺荒废得太久,可能以后再也捡不起来了,但我想,打爵士鼓很好,难道打游戏、看动漫、购物就不好吗?好与不好的标准是什么,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,难道不是她自己最清楚吗?除了这些小事,我女儿在“大事情”上也不见得能协调好时间,她在为申请美国留学而备战GRE时,经常管不住自己玩游戏、看漫画、看小说,她肯定也纠结,就在书桌前贴了两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再不用功就没书可读了”“再玩游戏就是猪”。当然,她后来申请到了很好的大学,这当然令我满意。但如果她申请到普通大学,只要她自己接受,我就可以接受。

我当然愿意她去读更好的大学,但我无为。因为我知道,自己再操心也无力做到让她更努力一些或更成功一些。而恰是我的无为,使得她必须自己对自己负责。我能够对她提供的最大帮助,就是让她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,她知道自己怎样都是被父母接纳的,所以她的心思和能量不被分散,全部放在自我成长上。

儿童的成长并不完全依赖父母的精细调控,正因为信任每个生命都是独立的,所以才可以放手。同时,正因为信任人天生的向上向善本能,才可以原谅我们自己或孩子的过失。同时,人还有另一种本能,就是自我修缮。为人父母只要不是错得出格,孩子一般情况下都是会发展得不错的。

我的孩子现在工作了,她非常成熟大气,现在更有能力批判我,她有时会指出我在她小时候犯的过失,认为我的某种行为在当年伤害了她。我虽然后悔,但我现在意识到,我当年绕不开那些过失,那是我成长的必经之路。我不能用现在的思想和高度去批判当年的自己。所以这种时候,我只是尴尬地笑笑,向她承认“妈妈当年好傻”。比如我在她的初中阶段,经常教导她不要虚荣,不要和学校里家境富裕的孩子比穿戴,也很少关心她的衣着,觉得只要穿得整洁就行,不必在意时尚。她在那几年确实很朴素,心思都用在学习上,我也自我陶醉于我的教导。这件事情中的“虚假价值”直到孩子现在完全长大了,才有能力和我探讨,说我当年的做法让她很受伤,我虽然难过,但很感激我的孩子让我进一步成长,在这些小问题上看到自己意识层面的大问题。

我现在最感欣慰的是,我在带她的过程中一直在思考和学习,大体说来是正确的,尤其没有用各种琐事压抑她,所以孩子成长得健康,且自行纠正了我的很多错误。这让我更体会到自由的价值,它不在一碗饭、一本书、一次作业等这些眼前的细节上,更在对一个生命久远的呵护上。

现在教育中关于自由的分寸或如何放手的分歧,背后的心理基础就是信任或不信任人性的本能。如果一个人坚信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相信每个孩子都是完美独立的个体,坚信在这个孩子的内部,早已具备了“成为他自己”的所有要素,就像一颗麦粒具备了所有成为一头麦穗的要素一样,那么他就会完全安心于去做最简单的浇水锄草工作,而不会精细安排这粒种子何时出苗,何时开花,更不用担心它会长成一株野草。

自由只有一种,剩下的都是不自由,不自由的程度有各种不同。爱也只有一种,那就是无条件地接纳和支持,有条件的爱不是真正的爱。而我们要给予孩子的,就是真正的“爱与自由”。自由这个词,和爱一样,被太多的人误解了,以至于杀死自己女友的罪犯都说,我杀她是因为“我爱她”。所以辨识清楚这两个词语代表的真正内涵就变得非常重要了。

你自身很优秀,在生活中、工作中都不允许自己出错,各方面做得完善,这非常好,但我还是建议你不要把自己的经验生硬推广到孩子身上。你可以适当去帮助孩子,促进孩子,却没必要对孩子进行“精细管理”。如果一定要确定一个“放手”的原则,我能给出的就是,在每一件具体事务面前,不要控制,要引导;不要太有痕迹,尽量无痕;不要怀疑,要相信;不要插手,要接纳——检验的标准就是:孩子因此更自觉了,还是更依赖了;你的教育对于孩子的自由意志和主动意识,最终是削弱了还是加强了;你作为家长越来越轻松了,还是越来越脱不了手了。

教育中的“放手”,不是由家长决定,而是由孩子来决定。

给孩子“出手施肥”是很好的,因为真正的“爱与自由”就是生命最好的“肥料”,但如果我们把“揠苗助长”也当作“肥料”去用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谢谢你激发了我的倾谈热情,我喜欢和你交流。

祝福你!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