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玉—妙笔生花的士人(三)

栏目:雾霾 来源:中国紧固件网 时间:2019-07-10
宋玉—妙笔生花的士人(三)

宋玉—妙笔生花的士人

文/钟百超

宋玉,一代风流才子,凭什么在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?如果没有过硬的本领和卓越的建树,绝对难以在文坛上立足,更不要说在文学史上留下千古美名。那么,宋玉到底靠什么尊享文坛地位呢?

宋玉不仅是继屈原之后最杰出的楚辞作家,而且在楚辞与汉赋之间,是一个承前启后的关键人物。透过《高唐赋》、《神女赋》等传世作品,我们便可管窥宋玉的笔力及神韵。

首先,宋玉的创作手法体现在序文的运用。序文的妙处,一方面为正文做铺垫造势,一方面巧设悬念,引而不发,激起读者兴致。

《高唐赋》序文,宋玉首先对朝云“崪(zú )兮直上,忽兮改容,须臾之间,变化无穷”等特征,用大胆而形象的比喻进行了生动的描摹:“其始出也,对兮若松榯(shí);其少进也,晰兮若姣姬,扬袂(mèi)鄣日,而望所思;忽兮改容,偈(jié)兮若驾驷马,建羽旗;湫(qiū)兮如风,凄兮如雨。风止雨霁(jì),云无所处。”起初,笔直挺拔宛若茂盛的青松。稍后,光彩照人如同美丽少女,扬起长袖,遮住眩目的阳光,凝神伫望,若有所思。忽然又变幻了模样,好像驾着驷马之车在奔驰,车上插着饰有羽毛的旌旗。凉风习习,细雨清凄,等到雨住风停,云清雾散,便又无处可寻。宋玉从状、貌、容、神等方面进行描述,突出了朝云的变幻莫测,来去无踪,以及瑰丽动人等特点。

对高唐的描述,突出它的高峻、辽阔、宽广,伟岸,奇特等状貌。“高矣显矣,临望远矣。广矣普矣,万物祖矣。上属于天,下见于渊,珍怪奇伟,不可称论。”高峻而突显,登临眺望,极目辽远。宽广无边,好象万物都从那里生出。上接青天,下临深渊,珍稀怪异,奇特伟岸,简直难以用语言来描述。寥寥几句,足以让读者叹为观止。

其次,大胆使用泼墨法与渲染法,首句总览全貌,大气磅礴,为所描写的景物安排了一个宏大的出场背景。高唐的描述,起句出语不凡:“惟高唐之大体兮,殊无物类之可仪比,巫山赫其无畴兮。”高唐的概貌,绝对无物可比,就算是莽莽巫山,也无法匹敌。这种提纲挈领的表现手法,给人一种震撼和总体印象。

又其次,对各种景物的描写,工湛精巧,细腻入微,多维度,宽视角,有声有色,雄浑壮阔,气势磅礴。

江水的描写,有声,有色,有气势:“遇天雨之新霁兮,观百谷之俱集。濞(pì)汹汹其无声兮,溃淡淡而并入。滂洋洋而四施兮,蓊(wēng)湛湛而弗止。”雨后初晴,百川汇聚,虽然波涛汹涌,却是无声无息。冲破一切阻挡,浩浩荡荡从四面汇聚在一起,气势磅礴,向四处急湍,汪洋恣肆,奔腾不息。“濞汹汹”,“溃淡淡”,“滂洋洋”,“蓊湛湛”这四组叠音词,像四组画面,生动地描绘出雨后江水从汇集,蓄势,奔流的各个阶段,仿佛让人看到河水像一条奔腾的巨龙一样。这段描写,基本是一种静中有暗流涌动的态势。“长风至而波起兮,若丽山之孤亩。势薄岸而相击兮,隘交引而却会。崪中怒而特高兮,若浮海而望碣石。砾(lì)磥(l?i)磥而相摩兮,巆(yíng)震天之礚(kē)礚。巨石溺溺之瀺(chān)灂(zhuó)兮,沫潼潼而高厉,水澹澹而盘纡兮,洪波淫淫之溶,奔扬踊而相击兮,云兴声之霈霈。”这段主要写狂风情景下的江水。狂风骤至,波涛汹涌,犹如高山上的梯田。气势磅礴,冲向险隘之处,回旋撞击,与后继的波峰碰撞。惊涛怒吼,高高耸立,有如航海望见碣石耸峙。水波撞击累累的山石,巨响震天。巨石沉没水中,浪花高高掀起。水波荡漾,旋转盘曲,大浪滔天,腾起阵阵雾气,奔涌翻滚,声响入云相激。这段描述,画面感极强,使人大有如临其境的感觉。“磥磥”,“溺溺”,“潼潼”,“澹澹”,“淫淫”这些叠音词的使用,增强了水流的声势和形态,更加蔚为壮观。

动物的描写,同样妙趣横生。“猛兽惊而跳骇兮,妄奔走而驰迈。虎豹豺兕(sì),失气恐喙(huì);雕鹗(è)鹰鹞(yào),飞扬伏窜。股战胁息,安敢妄挚。于是水虫尽暴,乘渚之阳,鼋鼍鱣鲔(yuán tuó zhān wěi),交积纵横。振鳞奋翼,蜲蜲蜿蜿。”猛兽拼命远逃,惊骇至极。虎豹豺兕,惊恐万状,全无往日气势;雕鹗鹰鹞,高飞低窜,屏气颤抖,怎敢如往日搏击?于是水族受惊,都浮上水面,到小洲北边躲避;鼋鼍鳣鲔,东歪西斜,纵横交积,张鳞奋翼,游动拥挤。在惊涛骇浪的震慑之下,陆上和水里的动物惊恐万状,纷纷逃窜,狼狈不堪。一幅动物猛兽逃窜图,如跃眼前。

树木的描写,展现出一幅生机勃勃,意趣盎然的画面:“玄木冬荣,煌(huáng)煌荧荧,夺人目精。烂兮若列星,曾不可殚(dān)形。榛林郁盛,葩(pā)华覆盖。双椅垂房,纠枝还会。徙(x?)靡澹淡,随波闇(àn)蔼。东西施翼,猗狔(yíní)丰沛。绿叶紫裹,丹茎白蒂。纤条悲鸣,声似竽籁(yú lài)。清浊相和,五变四会。”各种奇异的树木,在冬天里依然茂盛苍郁,花泽耀眼,强烈地吸引人的眼睛。其灿烂多姿,如天上的星星繁密闪烁。大片的栗树林青青葱葱,美丽的栗树花漫山遍野。山桐子垂挂着累累的果实,密密的树枝相交纠缠。树枝轻摇有如水波荡漾,树荫映遮水面随波光闪动明暗变化。生机勃勃的树枝尽情地向四周伸展,柔软的枝条披垂娇嫩,阿娜多姿,十分娇美。绿色的树叶,紫色的果实,红色的根茎,白色的花蒂。细柔的枝条随风鸣响,有如簧管乐器奏出的美妙音乐,清音和浊相互应和,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五音变化,与四方各种天籁之声相会合。宋玉对树木的描绘,不仅在形色上大肆着墨,而且动静结合,声情并茂,仿佛这森林里在举行大型音乐会。

悬崖峭壁岩石的描写,想象力丰富,生动逼真,惟妙惟肖:“盘岸漓岏(cuán wán),裖(zhěn)陈硙硙(ái)。磐石险峻,倾崎(qí)崖隤(tuí)。岩岖参差,纵横相追。陬(zōu)互横忤(wǔ),背穴偃(yǎn)跖(zhí)。交加累积,重叠增益。状若砥柱,在巫山下。”盘岸峭壁,排列整齐,巍峨挺拔。磐石险峻,倾斜着像要倒塌。山岩长短纵横,仿佛追逐着一比高下。角落里堵塞道路的岩石横卧,偏僻处洞穴在山岩高挂。山石堆积交加,重重叠叠更显高大。形如中流砥柱,屹立巫山之下。

山巅幽谷的描写,视角不断转换,静物与动物相结合:“仰视山巅,肃何千千,炫耀虹蜺。俯视崝(zhēng)嵘,窐(wā)寥窈(yǎo)冥,不见其底。虚闻松声,倾岸洋洋。立而熊经,久而不去,足尽汗出。悠悠忽忽,怊(chāo)怅自失,使人心动,无故自恐。贲育之断,不能为勇。卒愕(è)异物,不知所出。縰(xǐ)縰莘莘,若生于鬼,若出于神。状似走兽,或象飞禽。”仰望山顶,山林清静浓绿,耀眼如虹霓光华。俯看山下,幽深无底是峥嵘的山崖。只听见松涛阵阵,好象洋洋大水要把江岸冲垮。野熊吓得要死,直立起来往树上攀爬,久久不敢离开,脚心汗水滴下。悠悠忽忽,失意伤感,令人惊心,无故惧怕。既使有孟贲、夏育的决断,要显示勇敢也是无法。突遇不知从何而来的怪物,叫人又惊又怕。怪石林立,形态各异,有如鬼神变化。有的象奔跑的野兽,有的像禽鸟飞上飞下。

花鸟的描写,呈现出百花斗艳,百鸟争鸣,一片祥和的情景:“上至观侧,地盖底平,箕踵漫衍。芳草罗生,秋兰茝(chǎi)蕙,江离载青。青荃射干,揭车苞并。薄草靡靡,聮(lián)延夭夭,越香掩掩。众雀嗷嗷,雌雄相失,哀鸣相号。王鴡(jū)鹂(lí)黄,正冥楚鸠。秭归思妇,垂鸡高巢。其鸣喈喈,当年遨游。更唱迭和,赴曲随流。”登上高唐观,只见地势平坦,连绵不绝,形似簸箕。遍地长满芬芳的香草,秋兰、茝蕙和江离,鲜艳盛开。青荃、射干和揭车,争奇斗妍。草木蘩茂,艳丽绵延。群鸟鸣唱,在花草的芳香里远传。雌雄失伴,鸣声哀婉。王雎、黄鹂、正冥、楚鸠、子规、思妇和垂鸡,把巢筑得高高,百鸟合鸣,其声宛转。当年遨游,唱和交替更换,鸣声如歌,传向极远。

如果说,《高唐观》是一幅山水风景图,一篇歌颂大自然的千古美文,那么,《神女赋》则是描写美女的典范。

宋玉笔下的巫山神女是何等模样呢?宋玉首先在序文作了一个精彩介绍:“茂矣美矣,诸好备矣。盛矣丽矣,难测究矣。上古既无,世所未见,瑰姿玮态,不可胜赞。”她那如花似玉的容姿,简直是无可挑剔。她那丰盈妩媚的仪态也无法寻根究底。上古时代完全不曾有,当今人间根本找不见。她那珍奇宝石般的风采,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赞美。

接着制造朦胧美:“其始来也,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。其少进也,皎若明月舒其光。须臾之间,美貌横生。晔兮如华,温乎如莹。五色并驰,不可殚形。详而视之,夺人目精。”她刚开出现的时候,灿烂的像旭日初升照亮屋梁。当她走近一些的时候,皎洁的像明月洒下的光芒。只一会功夫,洋溢着美妙的风采。亮丽的如同鲜花,柔和的好似美玉。五种颜色一起散发。想要仔细观看,却被她的光采照得目晕眼花。

然后制造华丽美:“其盛饰也,则罗纨绮绩盛文章,极服妙采照万方。振绣衣,被袿裳,秾不短,纤不长,步裔裔兮曜殿堂。忽兮改容,婉若游龙乘云翔。嫷披服,侻薄装,沐兰泽,含若芳。”她那华丽的服饰,就像上等丝绸织绘出精美的图案,绝妙的服饰无论在哪里都光彩照人。她挥动着身上的锈衣,那衣裙非常合身,既不显瘦,也不见长。她迈着娇娆的步子走进明亮的殿堂。忽而又改变姿态,宛如游龙乘云飞翔。她身穿的丽服盛饰,非常合适的将她的侗体包裹。她身上沐浴过兰草的雨露,时时散发着宜人的芳香。

正文对神女的面貌进行由远而近距离的特写,笔法娴熟,工巧精致。

从远距离看,“夫何神女之姣丽兮,含阴阳之渥饰。披华藻之可好兮,若翡翠之奋翼。其象无双,其美无极;毛嫱鄣袂,不足程式;西施掩面,比之无色。”神女姣艳的美丽,那真是得天独厚的美质。身披着水草般的衣裙,就像张开翡翠色的翅膀。那相貌是举世无双,那美妙乃人间极品。毛嫱见了她举袖遮面,自知无法比量;西施与她照面双手捂脸,怎敢和她争艳。

近距离看,“貌丰盈以庄姝兮,苞湿润之玉颜。眸子炯其精朗兮,了多美而可视。眉联娟以蛾扬兮,朱唇地其若丹。素质干之实兮,志解泰而体闲。既姽婳于幽静兮,又婆娑乎人间。”她的体态丰满庄重,她的容颜温润如玉。她的美眸炯炯放光,明亮的眼珠流转有神。弯弯的细眉象蚕蛾飞扬,鲜亮的红唇似点过朱砂。娇娆的身段富有弹性,娴雅的神态安闲无躁。既能在幽静处表现文静,又能在众人面前翩翩起舞。

步态和神态的描写,更加传神。“动雾以徐步兮,拂声之珊珊。望余帷而延视兮,若流波之将澜。奋长袖以正衽兮,立踯躅而不安。澹清静其兮,性沉详而不烦。时容与以微动兮,志未可乎得原。意似近而既远兮,若将来而复旋。”裙纱飘动,她轻盈绰约地走来,纱裙拂阶,发出玉佩的响声,她望着我的门帘良久注视,灼热的目光象流波将要奔涌。她抬起衣袖整理衣襟,站在那里犹豫不决。表情文静又和悦淑善,秉性安详而又不烦躁。时而露出微微激动的面容,似乎她的渴望并未如愿。情在眼前却心向久远,想要走来忽而又回转。轻盈的步履,顾盼生情的目光,欲行又止的神态,让多少人为之动容。

《高唐赋》和《神女赋》一篇写景,一篇写人。笔下之景,乃大美之景;笔下之人,称绝美之人。文辞之华美、气象之瑰丽、刻画之神异、立论之雄辩、手法之娴熟、意境之高远、笔力之雄健、气势之雄浑、画面之壮阔,堪称启前人之未发。而胸罗万有、挥洒自如,正是宋玉不断学习与实践的结果,是继承与创造的结晶。从不重复自己,永远追求思想与灵魂的自由国度,更是宋玉创作的至高境界。

因此,当今之世,如欲在创作上期望有所发展和突破,非要认真拜读宋玉作品不可。

宋玉—妙笔生花的士人(三)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