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滴酒不沾到以酒为药,他说要把酒还给中年人,但只还三两

栏目:推拿 来源:江苏城市 时间:2019-01-13
从滴酒不沾到以酒为药,他说要把酒还给中年人,但只还三两


文/百匠君

赋能新匠人,定义新国货

让我们一起为新国货力量打call

百匠大集390号匠人 吴尧

人生得意须尽欢

莫使金樽空对月

而在他最失意的时候

才懂得,那些年父亲的酒杯里

藏着怎样的故事与哀愁


01

他长大了,在父亲去世后

在小城市工厂里长大的吴尧,童年的记忆就是睡在各式各样规格的箱子上。母亲是厂长,他是小小厂长,看着忙碌的、穿着工装的叔叔阿姨们,吴尧偶尔也会出神,想象自己就是站在前方威风凛凛的、作着指挥的小超人。

曾经操盘过太多品牌,吴尧也想为自己立个行业标杆。但是,这个站在前方作指导的“跨界超人”当得也并不容易。


从滴酒不沾到以酒为药,他说要把酒还给中年人,但只还三两


父亲去世的那年,正是吴尧创业的第一年。

创业的第一年,是金融浮躁的末尾,焦虑让人疏于伙伴也疏于家人,压力让人变得冷漠和失去方向。春节前夕,吴尧莫名其妙生了一场奇怪的大病,而父亲意外倒在家里的那家工厂,始终是没能留住。工厂成了吴尧长大的地方,也成了为父亲送终的地方。

盘点遗物时,压抑了几天的吴尧失声痛哭:父亲竟买了一整箱的假茅台酒!想等过年正式退休时,过来北京和儿子喝酒团聚……一瞬间,父亲的责难、期许、音容、笑貌如洪水般突破了吴尧最后的防线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曾经喜欢喝酒的父亲,却始终没和儿子喝过一顿好酒,两个人各自忙碌,父子之间,甚至没有一次圆满的举杯。

不可以倒下,因为我的身后空无一人。

02

以酒为药

处在中年危机的吴尧开始整日以酒为伴。从最初的滴酒不沾,到两三个月一斤一斤的喝,清醒要比喝醉时痛苦,只有喝醉了才能暂时逃离这并不完美的世界。

“人生得意三两足,人生失意三两解”。


从滴酒不沾到以酒为药,他说要把酒还给中年人,但只还三两


许是理解了父亲,又或是更好地认清了自己,吴尧决定专为中年人打造一款酒。这酒不多不少,能带来把压力变成快乐的微醺,让每一个做加法的人学会做减法,更多地关心眼前的人和事。无关禁忌,适当享乐。他将酒取名为“三两”:“三两”之所以为三两,是因为二两不够,十全太满,“三两”刚刚好,来抚慰以酒为药的年纪。

父亲去世以后,母亲再没端起过酒杯。他和母亲说想做酒,母亲什么也没有说,只在家宴上轻轻地敬了他一杯。

“当你认为没有弯路,你便感觉不到弯路,你此心善良,必得到善良的回报,既简单又纯粹。与其说我是做酒的匠人,不如说是被命运雕琢的弄潮儿。”

从滴酒不沾到以酒为药,他说要把酒还给中年人,但只还三两


“三两”的研发没有坎坷,因为没有必要讨好市场,也没有必要比拼细节,就是找最好的酒,不问成本;找最有操守的大师,以诚相邀。三两好友三两酒,少即是多,从快到慢,由繁入简。


03

思念,余味悠长

新瓶装老酒,“三两”是一个规格品牌,是一个“选酒不酿”的标准,也是“三两好友三两酒”的洒脱。

三两的第一款酒体,吴尧品尝了 4 个省市的浓香。半年里,他从不会喝酒的人,变成了白酒的酒腻子。

最后,终于确定了一款来自民国期间传承的古窑池群的酒体:源于五粮,又高于五粮。在大师调成后的酒体里,吴尧央求大师拿出自己一些陈年“私货”加入酒里,让“三两”有让人爱不释手的独特风味。


从滴酒不沾到以酒为药,他说要把酒还给中年人,但只还三两


“人生就像酒,倒出来才知道滋味。”吴尧说,“三两”的定位很简单,简单到除了150ML的瓶器和大师们几十年在酿造中的诚意,再装不下任何其它的动作。

“中国白酒金三角”,吴尧将三两第一款出品选址在宜宾,它具有其他地理位置不具备的古微生物生态窖泥,长江雪山融化寒泉,酿成国人喜爱的“赤子”之味,澄澈甘甜,不失分寸,余味悠长。


“酒过两三巡,小酌胜大饮。”吴尧不想将喝酒定义为低端的买醉游戏,而应该是一种没有负担的乐趣尝试。他想给像他一样的中年人,再多一点自己的空间。

从滴酒不沾到以酒为药,他说要把酒还给中年人,但只还三两

生活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。曾经想成为超人的小小厂长吴尧,现在大概只想变成那个他再也见不到的人,那个没能在北京和儿子喝上一口好酒的人,到底在微醺的酒桌上,还想对儿子嘱咐些什么。
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